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  

2013-12-20 21:32:18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一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亲生于1925年农历四月初六,名应培,又叫福全。抗战前,父亲在他姑夫华毓麟办的私塾读书,后由于战乱私塾停办了。失学后的父亲在他小叔父的介绍下,到上海去读私立学校,因该校是他的舅子华志诚所办。读了两年多书,我祖父不幸病故,家中无力供养我父亲读书了。经华志诚介绍,我父亲到他大姨子在上海的振兴五金店当学徒。3年满师后,父亲又去永泰昌五金店工作。此时父亲虽然只有18岁,但聪明伶俐头脑活络,深得老板器重,很快由一般员工迁升为账房先生。老板不在家时由我父亲独挡门面,一些客户起初瞧不起他,但在洽谈生意的过程中,见他对各类商品的规格、产地、型号如数家珍般稔熟,从此都很敬佩他。我父亲尤精于轴承,冒牌货、翻新货都逃不过他的眼光。我记得在许多年后,我们镇上的企业家们仍向他请教关于轴承方面的知识。永泰昌五金店老板没有儿子,只有一位千金小姐,老板的意思是想让我父亲入赘,但我父亲最终没有同意,其中的原因不得而知。

1945年日寇投降时,上海百业萧条,父亲就回到了乡下。不久,父亲参加了新四军,先后担任锡东县梅南区、荡口区财经股长。父亲人虽不满一米六,但精神饱满,走路大步流星,头发梳得溜滑(这是在上海养成的习惯,并保持到晚年),腰里挎着盒子枪,所以人们都称他“小机关枪”。 为刺探情报,父亲常去周更上的茶馆。一来二往,父亲与周更上许多人熟悉了,也认识了我母亲。一次,周阿四试探我父亲,愿不愿意入赘周文德家。我父亲想自己家里穷得连婚房也没有,况父母均已过世,又见我母亲长得蛮漂亮,也就同意了。一个是倜傥军人;一个是美貌少女,于是,这桩婚事就这样敲定了。大约一年后,上级命令苏南的新四军北撤,那时的父亲已与我母亲论婚嫁,所以他不愿北撤,就此脱离了新四军。

婚后,父亲想来想去还是去上海干老本行,于是他又去了上海永泰昌五金店。母亲19岁时,带着出生才几个月的女儿也去了上海。当时父亲在上海薪金较优厚,他用二两金子在新闸路买了二架屋,供全家居住。1949年春,上海郊区响起了隆隆的炮声,市内一片混乱。有钱人卷着细软纷纷逃往香港等地,我家也准备到乡下去。他们从上海乘火车到苏州去,途中到了一个好像叫陆家镇的地方,火车就不能再往前了,因为前面已经解放了。他们只能步行,才走了一段路,正怀着我哥哥的母亲吃不消了,大家商量了一下,决定让我母亲和姐姐由父亲的堂姐菊英相伴乘农船去镇上。双方汇集到陆家镇上时这里已是解放区了,解放军热情地施粥给这些逃难人充饥。他们的一颗心也终于安定下来,美美地睡上一觉,第二天又乘火车到了苏州,再在苏州乘轮船到乡下。

当时的乡下正在搞土改,父亲因为识字,又参加过新四军,于是被周更上人选为农会主任。干了一阵子,父亲觉得这工作不适合他,主要是赚不到钱,人又不自由,不如当商人好。父亲的心思被别有用心的人看破了,他们游说他参加了龚培之的反革命组织。龚培之要他们去鸿声镇上搞破坏活动,许以事成后酬重金,父亲原是个商人,自然是见钱眼开,于是就同意了,并画了一张去鸿声镇小学的线路图。后来可能是酬金没谈拢,他们没有去搞破坏。事后,父亲向人民政府坦白交代,被撤消了农会主任职务。

因为发生了这件事,所以父亲又回上海与顾明德合伙做轴承生意。母亲有了两个孩子,去上海诸多不便就留在乡下。后来因为我哥哥生病,在乡下久治不愈,全家再次搬去上海。解放初那几年,父亲的生意不错,这是他一生中最有钱的阶段。他将新闸路的房子卖掉后,又在汕头路买了一间约30平米的房子。我于1953年正月初十在此出生后,我们全家变成了5口人,加上外祖父、小姑母、佣人共8个人,每月开销达400多元,全靠父亲一人赚取。

为了应酬,父亲学会了跳舞,有位重情的舞女曾送给他一辆木质童车。我记得那童车是草绿色的,可以装配成推车式、立桶式,我们兄弟仨儿时都靠它承载,直到我成年后才废弃。

父亲离开乡下后,那几个人因龚培之案判刑入狱。他们在狱中不知从何处得知我父亲的近况,就与狱友钱琪讲起与我父亲的关系,钱琪是知识分子,就出主意要挟我父亲,要他寄钱给他们,父亲害怕被告发只得照办。俗话说:人心依弗足,他们的欲望越来越大,父亲承受不了了。况他与顾明德拿出去买轴承的一笔货款被骗,生意做不下去了。父亲只得将上海的房子卖掉,换得1000元钱。他又购了一只显微镜,准备到我堂姑夫张逸安那里去学医。这时外祖父已病故,父母商量后就搬回了华三房,因几年前父亲已在华三房建造了一间正屋一个侧厢,所以我们就算有了立足之地。父亲到了乡下后,就去后宅卫生院学化验。

195625,是农历十二月廿四,乡俗:廿四夜,送灶家(菩萨)。此日又巧逢“立春”,庄户人家已洋溢着浓浓的年味了。这天清晨,母亲刚刚“咿呀”一声开启大门,场上已站立着三个人,他们是来抓捕父亲的。领路的席文达与我父亲是同村人,还有一位女性主要是看护我母亲的。

多年后,母亲才从钱琪处得知,父亲是因为满足不了那几个人的胃口,由他代写状子告发的。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
 父亲14岁时
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父亲18岁时
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父母结婚照
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父亲27岁时【原创】5、 父亲判刑前的生涯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投靠我父亲时的小姑母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