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11、 东鳞西爪童稚事  

2013-12-23 19:31:34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二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出生40多个月后才开始记事,可见是榆木疙瘩。1956年夏,母亲迫于生计去上海当佣,每月工资12元钱。她将姐姐和我寄养在大木桥姨妈家;哥哥寄养在童家里远亲家,每个孩子每月贴2元钱。那年我只有5岁,胆子很小,被表姐妹欺侮后,一直躲在隔壁嬷嬷家,等姐姐放学后才敢回来。记得姐姐每次去上学,我都要跟随,所以她常常从后门溜走,有几次被我盯紧无法脱身,姐姐只能带我一起去,她上课时,我就在校园内溜达。天长日久过这寄人篱下的生活,使我变得病恹恹的,整天想念妈妈。这事被母亲娘家村上的周小弟知道后,他趁上海去时找到我母亲,跟她讲我的事。母亲放心不下我,只得辞掉了工作,将几个孩子接回家。

骨肉虽然团聚了,但拮据的生活迫使她再一次痛别年幼的子女,到上海去谋生,这是1957年的事了。这一次,她将我寄养在前房桥我父亲的娘舅家,因他家没有与我年龄相仿的小孩,所以不会有人欺侮我。那天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,当母亲要离开我时,我哭喊着追上去,这时,表叔杨炳根拉着我的手说:“你不要哭,我去画只牛给你看。”于是我就去看他画牛了,不一会儿,一头丰硕的水牛在他笔下跃然而出,我破涕为笑,真是小孩子心性。在表叔家里我很开心。当时表叔正是毛头小伙子,他整天变着法儿逗我玩。况且我家在前房桥共有三户亲戚,我经常与比我长几岁的表叔兴生、表兄菊明等玩耍。白天虽然有小伙伴玩,但一到晚上我又孤单了。表叔家旁有几棵榉树、枫杨,经常有鸟在上面唧唧喳喳,这鸣叫声居然会进入我的梦乡,不过那鸟儿已幻化成为猫头鹰,它们向我扑来,钩爪直捣眼珠。我从睡梦中惊醒,从此吓得要与大人睡在一横头。

到了1958年下半年,农村开始大办食堂,吃饭实行供给制,母亲又回到了乡下。但不久母亲被迫去开挖望虞河,她虽然放心不下我们但只能去工地上,假如不去将断供粮草。母亲将12岁的姐姐叫到面前,千关照万关照她要照看好两个弟弟,然后,才不放心地走了。有一天晚上,姐姐与哥哥做完了作业,招呼我睡觉,临睡前,我将帽子脱下来顺手往桌上一甩,不小心扔在火油灯上,灯受外力倾倒,油溢出来遇明火后燃烧,我吓得六神无主。幸亏姐姐临事不乱,她赶紧去灶间扒来一簸箕稻草灰,将灰覆盖在煤油上,火才被熄灭了。为防止母亲挂念,姐姐没有将此事告诉她,等望虞河工程结束后,她才告诉母亲。

母亲回来后没几个月,我们才刚刚享受到舐犊之情,队里又要她去直河港工地。母亲据理与队干部阿元力争,例举了不少应该去开河的人选,但他瞪着三角眼,就是不同意。母亲作为低人一等的劳改人员家属,不得不屈从。她又放心不下我这个捣蛋鬼,就带上我去开河工地。我记得那是一个黑沉沉迷茫茫的夜晚,我由奚家坝的朱洪斌(几十年后才知)驮着,向工地进发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串串桅灯,与天上的星星浑然一体,通向那遥远遥远的地方……到了直河港工地后,那里的领导动了恻隐之心,给我母亲写了个同意回去的证明,想不到我这个累赘居然免除了母亲的一次劳役。

我的童稚年代就是在这种东飘西落的日脚里度过的,它浇铸了我性格中的儒弱、坚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