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故乡——无锡张泾桥  

2014-01-04 14:46:41|  分类: 《顾氏文化》选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摘自第八期·顾心佩

 

我的故乡——无锡张泾桥,在泾水之滨,街有三里长,东起兴隆桥(也叫青龙桥),西端为渔婆桥(也叫五步桥)。那时乡下没有公路与汽车,交通工具只有轮船,河塘桥、严家桥、北漍、顾山、港下、杨舍、乐余等地的人乘轮船到无锡城里去,必定要经过张泾桥。每天有十几个班次轮船途经张泾桥,所以它也就成了交通枢纽。

兴隆桥东二百多米处,南岸有塘桥村,泾水过村流向东北,可到达长江。街的最西端河道九十度向南转弯,数百米之后,又一弯转向西往无锡去了。泾水在第一个转弯处向北有条便利农业的小河浜,在小河浜分岔的地方,有一座平桥,就是渔婆桥。桥往西有一条平坦的约三米宽煤屑路直通八士桥,可行汽车的,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乡下已经算高级路了。

站在渔婆桥上向南眺望,一湾泾水浩荡平静如镜,这个湾就叫松岗湾,在河东岸有高岗,据说是当初开河堆起来的,高岗上有松十余株,既高又大,一字排开如屏,从无锡乘船去张泾桥,当船转弯向北一眼望见松屏时,乘客就会兴奋地喊道:“张泾桥要到快了”,正是松屏如地标。

松屏对面是“西大坟”,即顾氏迁泾始祖南野公的墓地,方广数十亩。少年时,我曾几次结伴往游,树木很多,大的可合抱,浓荫蔽天,阴森森地,有的树已空,当时有些传闻很骇人,说空树通地下,有大蟒的,于是小孩胆怯不敢近。还有一个传说:在一个黑沉沉闷热欲雨的夏夜,有一艘夜航船,经过此地时,发现河上多了一座桥,神志清醒后,悟道大蟒出来乘凉,真耶?非耶?可能船老大神志恍忽梦呓而已。不足为信。

从渔婆桥往东走,就算进入街镇了,路北十多间平屋是茧行,平时门板关上冷冷清清,到了春秋两季蚕茧上市,就熙熙攘攘热闹非凡。只见水上船只一排排,陆上茧农一簇簇,肩负人扛将一筐筐一箩箩白花花的蚕茧卖到茧行里去。有些农民平时无业就千方百计要在茧行中谋一个职位,其收入可以度半年时光。茧行往东是朝南的民居,再往东是一大片空地,空地西北是顾氏石谷墙门(三房后裔),空地东面是顾氏盘槐树墙门(长房后裔),再往东就是义庄桥,过桥就到穆家巷了。

沿大河往前走有座小石桥,桥下小河向北一直通到顾氏大祠堂西侧,再向北过小石桥就快到义庄场了,数百平方米的砖场,用以晒稻谷之用,镇上轮船码头也设在此。砖场北面为顾氏义庄,义庄后连泾皋中学和顾氏大祠堂,是很大一片建筑物。沿街往东有顾氏松本祠堂,是长房里的。再东是顾氏黑墙门(长房后裔),解放后驻过派出所和乡政府。再东有小祠堂弄,弄内有顾氏四房(即泾凡公一支)的祠堂,再东为石门里,为四房后裔所居,本人从小在此长大的。石门里往东是楼下弄,也是顾氏三房后裔,再往东是天官弄和元吉弄,是顾氏二房和长房所居。整条张泾街顾氏所居之地占了很大的面积,也因之有“八士桥的过(姓)张泾桥的顾”之说法。元吉弄往东,有个过街楼,也就是魁星楼,不知是不是书绅公诗里说的魁星阁,诗中原注有阁下有聚星桥,我只知楼下有座桥叫西桥,往东百米之外还有一座桥叫东桥。过西桥或东桥就是河南街了,东桥一直往南,可到砻糠坝,坝下的彭子河很长,但被坝阻断不通泾水,河水满了也只能溢过坝流入泾水,据传说是刘伯温按的风水。

张泾街的中心地带,有一家很大很大的当铺。当铺的东面称东街,西面叫西街。过魁星楼可直达兴隆桥,桥北原有一座庙,叫大庙,里面有青黑面厖的菩萨叫大老爷,很吓人,小孩不敢去看的,1937年被日本侵略军烧掉了。兴隆桥原来是蒸笼箍式筑成的石拱桥,也是被日军飞机轰炸坏的,后来用木材搭在上面以供行人来往。可以说日本侵我中华处处留下罪行,它认罪是应该的,图赖是不行的,讲友好但不可忘悲痛啊!

泾水很清澈,居民饮用水全靠它,如果水浑了只要投入生矾就变清了。早晨观水,发现自东向西流的,说明水是从长江流向太湖的;反之,发现水从西向东流,说明太湖水位上涨向长江外泄,泾水的调节功能很明显的。泾水很清有鱼有虾,我和五六年级的同学,用狗尾巴草根上的主须做个活络结,捉虾时用结伸在虾的尾部,虾要想逃遁就一撅,恰巧套在活结里,而且越用力撅活结越紧,于是就逮到一个虾。还有空手捉土婆鱼(即塘里鱼)的故事呐!有一次,同学徐明祥和我在码头上洗手,看见石头缝隙里钻出一条土婆鱼很快就缩进去了,徐明祥说我来抓住它,于是他把右手的食指慢慢伸向鱼缩进去的地方,不一会,鱼就被他抓上来了,原来是等鱼咬他食指时,他迅速用大母指揿住鱼的上腭,拉出水面,手指虽被鱼咬伤,而鱼是捉到了。他送给我,妈帮我做了清蒸土婆鱼,美美的晚餐,记忆犹新。

当地有民俗约成:河码头的上首水用来饮用和淘米洗菜,下首是洗衣物和洗马桶等的。有位姓严的中年妇女总是清晨就抡占上首里洗涮夜壶马桶,众人有意见她也不买账。1936年实行新生活运动,规定不准在河里洗马桶等,严姓妇女不当回事,那天一早给驻军王连副抓个正着,罚她前胸挂个没盖的马桶,后背挂个夜壶游街,群众哗然,她也从此改掉恶习。真是腊烛!

1958年大兴水利,新开了一条河,从上面说的第二个转弯处直向塘桥村旁开通,这样好象构成了直角三角形,“股”是三里长沿街的河,“勾”是松岗湾的一段河,现在增加了一条“弦”,即新开的“锡北运河”。它好处很多,长江与太湖水直接通达流畅,船只运输也省时省力方便。不必去松岗湾绕弯了。

老街的河在上世纪后期开始变黑变臭。90年代我去友人家,发现原来沿河临窗品茗休闲赏景的地方,装了抽水马桶,而且直接排污在河中,焉得不黑不臭。据说现今好多了。何日重见鱼啊虾啊!期盼期盼!祝愿故乡能兴旺发达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