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62、探寻《珍珠塔》陈家  

2014-11-22 10:56:59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七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江南地区,《珍珠塔》故事几乎家喻户晓,它讲述的是方卿和陈翠娥的爱情故事,陈翠娥不弃贫贱,忠于爱情,赠塔许愿,与方卿结为夫妇。《珍珠塔》虽不脱“私定终身后花园,落难公子中状元”的俗套,但粉丝众多,以多个版本的剧种广为流行。我是无锡人,自然喜爱锡剧,在剧目中尤青睐《珍珠塔》,钦佩方卿“君子受刑不受辱”的耿耿男儿气概。

记得1991年去吴江同里时,偶然知晓方卿、陈翠娥均是同里人氏。据有关资料载,陈翠娥的父亲陈王道系明代监察御史,明万历八年(1580年),陈王道死后,朝庭为表彰其为官清正、政绩卓著而立牌楼旌表。牌楼的方形石柱直径尺许,牌坊上方为楠木结构,坊上飞檐翘角,正中匾额上刻着“清朝侍御”四个大字,下面额板上缕刻:“大明万历庚辰为南京道监察御史陈王道立”。木架上还雕刻了各种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,牌坊前还有一对大青石狮子,十分威严。同里上了年纪的人都曾见过,说座御史牌坊的形制比苏州北寺塔的牌坊还要大,惜陈家牌楼在文革后期被拆毁。方卿的家据说就在同里附近的小湘村,现已湮没。我们正扼腕时,获知历几百年风雨的陈翠娥闺阁依然存在。

于是,到同里的第二天,我们就去拜访陈翠娥闺阁。从退思园往北,穿过玲珑的石桥,沿着清澈的小河行走,呈现在眼前的是现代楼群,见巨壁上赫然现出:吴江电机厂几个斗字,噫!莫非走错了路?我趋前问信,传达室里几位妇女见我挎着相机,就知又是寻觅“陈翠娥”的,齐声说就在厂里面,又热心地推一位男子领路。约摸行了100多米,便见一座老式花楼映入眼帘,他手臂一挥:到了。

我道过谢,举起相机一阵“咔嚓”后,就与同行者们端详起来,这幢楼与我们常见的两层楼差不多高,所不同之处是下层较宽敞,上层较低矮,窗棂躲在屋檐下,就像少女那被刘海遮掩的乌溜溜的大眼睛。

楼房西侧有一堵花墙,墙上有月洞门和漏窗。我们雅兴勃发,钻进了门洞,行约20多步,便见一道楼梯。唤了几声,不见“采萍”之类的丫环露脸,三人顾自登楼。木楼梯确有些年代了,一踩脚一软,我顿生怜香惜玉之感。我想象着绣楼中或许会有翠娥的相思泪痕,或许会有“风吹户半开,疑是玉人来”的木雕槅扇,想着想着不觉腾云驾雾……

谁知,楼梯尽头一把面目狰狞的大锁,把香闺密封了起来,使人有“铜雀春深”的感慨。我们退出月洞门,去寻找闺阁的正门,但见墙拥墙砖叠砖,只得从后门进去。惜堂堂闺阁楼下竟是油漆车间,漆得乌耀滴水的成品排列齐整,就像“礼仪小姐”;粗硕的厅柱斑驳陆离,恰似穿着破长衫的孔乙己;柱顶上陈家堂前燕窝,空遗旧时痕迹。

俗称侯门如海,而御史家的厅堂连正门也没有,令我们处处碰壁。正为难时,一位老工人指点迷津:呶!从排风洞里钻出去,来白相的人都这样。问来人多吗:答曰蛮多。唉!我们只得低下了并不高贵的头。

楼前是一片旷地,从错综复杂的宅基遗址上,可以想象出御史府第当年规模之恢宏。空地上,一棵硕大的构树,亭亭玉立,枝条儿伸进了启开着的窗子,一群麻雀在树丛深处吱吱喳喳。断砖、残瓦、锈铁丝、破包装,遍地狼藉。蓬枯的黄草中蟋蟀乱蹦,阴湿的墙角旁青苔杂生。时值秋高气爽,骄阳杲杲,蒸沁出一股腥臭酸胖气息,浑似落难辰光卖烧饼的陈王道。一阵惆怅袭上我心头。

我与当地人闲聊时,得知政府准备投资修复陈御史旧居。至于《珍珠塔》的故事是否发生在这里,那另当别论了。如今,抢夺文化名人的事时有发生,谁也不让谁,个个都有理。作为游客,只要满足游兴就行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