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读书三部曲——梦中大学  

2014-03-15 21:25:05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二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因为没有读到高中,我的情绪一下子低落到冰点,好似晴空一鹤排云下;好似九天银河落黄泉。在这万念俱灰之际,我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书包上,将所有的簿本付之一炬,只留下了一本记有日记的练习簿、获奖证书及成绩报告单。那一段日子我从不到街上去,怕碰到熟识的同学而无地自容,但是,“抽刀断水水更流”,我内心中还向往着读书生涯。我队的田间有一条通向邻大队农丰的大路,每到日落时分总会有一群群放学归去的学生从那里经过。因农丰大队另设初中部,所以那些到鸿声镇上读高中的学生不认识我。于是,每到放学辰光,我必定会蹲在与大路平行的小径上,装着割猪草的样子,远眺那些男女学生从桑田旁的大路上转出,似轻盈的燕子越来越近。先是见到了手舞足蹈的模样,继而,随风传来似清非清的谈论声。那一刻,我停止了动作憋住了呼吸,但因隔了一方田,总也听不清他们谈论的内容。当直线距离最短的一瞬间,我总会低头垂目,生怕内中有对形象记忆特好的学生,蓦然想起我就是那位在毕业典礼上发言的人。随着高谈阔论的渐低渐细,我才敢抬头正视,此时他们已走过了那方田。我呆呆地站立,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活泼可爱的青年学子,走到了翁更上村前的河湾,走到了木家坝屋后的坝基,最后消失在巷子中……

1972年开始我捏起了铁耙柄,我在日记中写道:“1972年春天,当时的小队会计顾德兴经常同我一起劳动,主要是量田面积,量灰潭容积,量挑河泥距离等,他很称赞我,说让我将来接他的班。”

19738月份,队委会让我当农技员,那时我一心只想当会计,不愿当责任重大的农技员,但为了从长远考虑,我还是不情愿地担起了此重担。同年9月底,我又兼任了小队会计,当时的大队支书公寿(大名虞道德,因生于老公公六十寿日故名)或许是为了考察我,或许是想听听民意(因我是“黑七类”的子女),暂时不让我作为队委会成员。让我担任小队干部说明大队里对我信任,我已是感激万分了,还敢有什么奢望,我只能点头哈腰做人,过了几个月我才成为队委会委员。自从接手这两副重担后,我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的。19757月底,县里组织经营管理干部,到我们队里来参观,我作了汇报发言。会后不久,我们队成为无锡县农产品成本调查点(全县仅二个队),后来,我们队又成为国家统计局、国家农委的调查点,长期为国家有关部门提供第一手资料。

1975710这天,我走进了与之阔别整整三年零五个月的鸿声中学,去给学生们讲解会计知识。想想自己踏上社会的这三年多时间,靠着自己的努力,终于在工作上取得了些微成绩。这年的12月份,学校又派了十名高中学生到我队来学农。30多年后,我在所住小区与一中年女子擦肩而过,她居然能叫出我的名字,一问才知她叫周丽萍,就是当年学农的带队人,此时的我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在以后的几年里,我的同学奚中元、吴建华、杨仁育都先后被推荐进入大学或农校深造,其中的奚中元也是初中生,在与他们的通信中我充满了羡慕、不甘。我希望出现奇迹——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跨入高校之门,奇迹终未出现;可也传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——高校招生。

197711月份,我这颗被深埋了六年的上学之心又被激活了。13日那天,我去鸿声中学报了名,我们公社参加初考的约有300多人。1128,我参加了初考,语文试卷的一篇作文,我是以诗歌形式写的,题目是《我为革命学文化》,自认为写得不差,事实正是如此,其后能参加统考实赖此诗。回家后,我凭记忆竟将那首诗写了出来,现附录于文章后。初考结束后不久,这年的1216日,我在朝思暮想中接到了参加省统考的通知书与准考证,编号是280218。我报考的是中师,那次的考场设在梅村中学,在考数学时我紧张得遗精了,这可是不祥之兆。当得知别人拿到体检通知书后,我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录取了。后来听说那次录取新生时还要过政审关,我不知是考得不好抑或未过政审关。据有关资料显示:江苏省参加初考的共31万人,19771978两年共录取14452人,录取率5%还不满。《中国生活记忆》载:“1977年冬天……570万考生走进了考场,如果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,两季考生共有1160万人。”“共招生录取了40.1万多名大学生,只是参考人数的二十九分之一”可见竞争之激烈。

那年,我们大队共有3人参加了省统考,其他两人分别是蔡洪德与吴建英,他们两人在复习半年后,于第二年都考取了大学。我因为没有去复习,所以又与大学绝了缘。那我又为何没去参加复习呢?缘于如下原因:当时,我们队是大队的样板队,那一年,公社党委书记又在我队蹲点,公寿对我讲,公社书记说了,你要是去复习,则先要将两个职务脱掉。我的前途虽如“乌龟爬门槛,就看这一回”,但有公社书记这一句话,我难道敢去涉高考那不知深浅的水。万一考不取,岂不是“贪看天上中秋月,失却盘中夜明珠”,而不担任了干部,我这瘦弱之躯或许会累死田头。虽然我的初中同学钱培东后来通过复习考取了大学,但我终不敢冒险,于是,我要读书又只能是梦中之事了;于是,我只能在广阔天地中滚一身泥巴,炼一颗红心。

心有不甘的我恨恨地写下了:“我在种田你在校,看谁攀上险峰高”这两句自勉的话。

我无缘上大学看书总可以吧,我利用各种关系借书看,受益最深的是《红楼梦》与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。我最敬佩勇于和命运抗争的晴雯,“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”的她与我的命运是何等相似。保尔·柯察金那钢铁般的意志也是我所敬佩的。

1988年下半年,我在县文化馆李鸿声、钟逸铭两位老师的指导下,写了一些文章,其中的3篇于翌年发表在文化馆的《野花园》报上。1990215日我加入了无锡县文学工作者协会,终于使我圆了一个文学梦。在经济方面,我后来去经商近20年总算说得过去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见到在无锡市气象台工作的钱培东,看到他白胖福态,想自己头发黑白参差,皮肤粗糙皲裂,我之艰辛就不言而喻了。

附录:

我为革命学文化

 

喜讯!喜讯!喜讯!大专院校招生了,

择优录取,广招人才。

 

在这激动人心的如今,怎能忘掉“四害”横行的昔日,

一想起啊,我就感到万分愤憾!

 

什么“宁要没有文化的劳动者”;什么“知识分子是臭老九”;

一时“白卷英雄”满天飞,“黑云压城城欲摧。”

 

你不满吗?“白骨妖精”给你把帽子一戴;

你反对吗?“狗头军师”给你把黑笔一挥。

 

春雷一声玉宇澄,横扫“四害”人心奋,

华主席把航船来拨准,教育革命尽朝晖。

 

当我重又拿起笔的时候,流下了激动的热泪,

笔啊笔,是华主席重又给。

 

我要责问“四害”:没有文化,怎能实现“四化”?

白卷一张,能抵图纸几张?空头政治,何时能出人才?

 

我们知道,祖国是多么需要人材。

看,高山在向我们招手;听,大海在向我们召唤;

有多少蓝图需要我们描绘;有多少难题需要我们攻开。

 

革命青年们,祖国,她睁着满怀希望的双眼,

看我们敢不敢承担,她使我们感到惭愧,

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,不努力学习真不应该。

 

“攻城不怕坚,攻书莫畏难。”

老一辈的期望,一定铭记脑海。

 

此时此刻,我们应该向党表决心;

不管科学有险阻,苦战一定能过关。

 

行动起来吧,青年们:为了祖国的未来,

为了“四化”的实现,我们一定要把高峰攀!

 

学习,学习,再学习!努力,努力,再努力!

攀登,攀登,再攀登!这就是我们对待学习的态度,

为了共产主义的实现,我们要贡献出毕生的精力和智慧!

 

 

 

17、读书三部曲——梦中大学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高考证件照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