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23—2、 三个老鳏夫(下)  

2014-06-12 05:09:08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三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文革结束时,三个老鳏夫已垂垂老矣,棋局就此歇搁。歪泉生有三间大厅一个侧厢,房产不可谓不多,他只有一个已出嫁的侄女,按理那家产该传给侄女,但村上一个精明的老妇,不知用何法征服了华泉生,将她的一个儿子过继给他。这个举措当然引起了侄女的反对,华泉生为防她生事,也将房产给了她部分,但终没摆平她,晚年的华泉生生活在矛盾中,不久就病故了。

大叔阿爹虽没有这么多房产,但他有花不完的钱。早在1970年代初,大叔阿爹在新加坡的大女儿就关照他将房产送给两位堂侄(我父亲与伯父),到老来可获得更好的照应,但他没有听从,反去认了二个干女儿,此举更引起了两个女儿的反对。晚年的大叔阿爹患有肺心病,已无力到河中去担水,干女儿不会来担水,这项家务事由我包揽了。大叔阿爹最终将房屋卖给了两位堂侄,后来我伯父建造了新房,大叔阿爹就住到他家那晒不到太阳的后间。此后,我忙于生产队的工作,不能与大叔阿爹天天见面了。1979年冬,他走完了人生之路,享年76岁。按理说他完全有条件装个空调度过严冬,因为肺心病不可能一下就将人置于死地。办完丧事后,当医生的堂姑母对我说,她父亲是冻死的,谁让他不听话。姑母的言下之意一是不该将房屋卖掉;二是不该认干女儿。平心而论,设若大叔阿爹将房产送给两位堂侄,那对他的关心可能会更周到些,俗话说:好煞外头人,恶煞自家人。这话不无道理,君不见那两位干女儿,远嫁他乡后恐怕连自己的父母也顾不及了。

我多年担任基层干部,对贫困人家素有同情心,月珍又与老姑夫岳父家沾亲,所以他经常到我家来玩,有时还将其外甥送给他的糖果、丝袜之类转送给我们。老姑夫已是五保户,收他的东西我于心何忍,坚辞徒劳后,我们也只能送与他一些物品。我因患有咽炎不能多讲话,对于老姑夫的频频来访难以招架,有几次我见他远远走来,就躲到楼上去,由月珍去应付。老年人最怕孤独,孤独的他想寻找不孤独,而我却让他孤独地离去,望着他踽踽远去的身影,我真恨自己那不争气的嗓子。1980年代末,老姑夫住到了乡敬老院,敬老院位于鸿山,离我家有七八里路,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得多了。那时我已在乡里工作,有一次去鸿山采访,顺便去探望老姑夫,他看见我高兴得不得了,好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儿子。我感到很内疚,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拍了一张照。我去经商后与老姑夫失去了联系,大约是1996年年底,我才从石民处得知他已于当年病故了。石民是老姑夫的内侄,入赘在鸿山,那几年幸亏他替代了我的角色,给孤独的老人带去一些亲情。石民说,老姑夫临死前还惦念着我,他知道我有咽炎,所以将一只铜质的哔啪(吹药用的工具)托石民送给我。我抚摸着那放大镜形状般的哔啪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老姑夫仙逝时应该是80多岁了,他自到乡下后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,妻子亡故后的二十多年间,更是孤苦伶仃,但却比拥有房产的歪泉生,拥有金钱的大叔阿爹活得长寿,或许他不用为房产、金钱烦恼,胸中无事心地宽。人人都知财物是身外之物,但有几个人看得开?世事真如同棋局。

 【原创】23—2、 三个老鳏夫(下)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
 老姑夫
【原创】23—2、 三个老鳏夫(下)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  

吹药用的哔啪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