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22—1。夏晚听书(上)  

2014-06-04 05:21:32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三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结束了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我的家乡在迎来了经济复苏的阳光后,对文化生活也有了急切需求。于是,大叔阿爹就成了中心人物。

在称谓中,并无“大叔阿爹”这个称呼,因我们这小村同宗,族人之间在称呼时为了省略,于是就有了“大叔阿爹”这独特的称呼。父辈用这称呼,意谓:大叔;儿辈用这称呼,意谓:阿爹。大叔阿爹高大清瘦,年轻时当木匠一可抵俩,从他那因松弛而多皱的手臂皮肤,我仍可想像到他当年的“老虫肉”是何等的发达。大叔阿爹读过私塾,这在同辈人中是少见的。大叔阿爹是我父亲的大叔父,我们居住在同一门栓的三开间三廗中。每日午休后,我总能见大叔阿爹将藤榻置于堂屋中,身穿黑香云衫的他“呼噜噜呼噜噜”抽水烟,随着纸煝头的一明一灭,耳光肉的一鼓一瘪,水烟的清香立时绕梁三匝。不一会儿,过足了瘾的大叔阿爹拿起小兀子上的线装书眯着眼睛看,见此架势,我心中一乐:今晚又可听书了。

落日坠到了兴荣家“鸡头屋”屋脊时,我招呼石民帮忙,将春櫈抬到场上,并神秘地告知:今晚可听书了!秘密似一滴水,一旦落入小溪,波纹便一圈一圈地扩展。于是,小伙伴们都将春櫈、藤榻、方桌、绳板凳搬来一一抢占有利位置。搬好桌凳,男孩子们去收集艾草、竹叶、糖粟皮及各类枯草树枝,拢成蚕匾般大小的漫烟堆,到时用于驱散蚊蚋。女孩子们将糖粟(形似甘蔗,但较细)搁在门坎上,用菜刀斩断,供纳凉时消暑。

做完公益事,我们各自回到家中,将撒了一天野的鸡鸭唤到棚笼中后,又端出晚饭来凉凉,每家的春凳上都少不了白米粥、咸菜干等私有膳食;而不管谁家端出南瓜粥、玉米棒之类,则成了大众膳食。设若谁家裹了馄饨,按照乡俗是必得每家送一碗的,趁大人还没回家,孩子们会偷吃一只,待父母回家总会乐颠颠地告知:某某家送来的,是某馅的。父母问:你尝过了没有?没有。待明白过来,一阵哈哈大笑。

太阳下山时,劳作了一天的大人们荷着农具回到了家中。男人们做的第一件事是跃入河中,游上几个来回,洗涤掉满身的汗垢。女人们光着上身,坐在石埠上,双乳以下浸在河水中,嘎吱嘎吱擦个不停。姑娘家则躲入房中,在木脚盆中洗浴。忙碌完毕,一家人才聚在自己场上,吸啜着凉飕飕的晚餐。

在乡间,大凡每个自然村都有一个供人们聚集的场所,而我家祖父辈共有的砖场就是顾家湾的聚集地。与其余庄户人家的场地相比,我们的场地较畅阳、宽阔。周遭的风景也优雅,南面是一片燕竹林,东南角上一棵枣树是曾祖父儿时植的。枣树东面数丈外则是华姓地主家高大的马头墙,飏东南风时,那贼顺着马头墙与竹林的空隙地带朝纳凉的人们不紧不慢地拂来。偶尔有一颗两颗熟透了的枣儿随风落下,引来一阵骚动。砖场的西南方向有约一亩田的荷花,阵阵清香随风漾来,飘荡到马头墙旁,那香气又折回,在我家场上似走马灯般盘旋。场前的胭脂花、凤仙花、木槿花也融入了其间,于是,“鸡尾花”的香气更沁人肺腑。

除了天时、地利,还有人和的因素,虽然曾祖父人人敬而远之,但他的子孙们却并非如此。

晚饭后,人们向我家场上聚集。大婶子敞着衣襟,摇着蒲扇;小媳妇抱着婴孩,半掩胸脯喂奶;姑娘家双臂抱膝,端坐在春凳上;小伙子眼睃四方,云游在脂粉间;庄稼汉赤膊短裤,或躺籐榻,或坐绳凳,或抽香烟,或啜凉茶,散坐在人堆外围,终不忘顶梁柱职责。

不一会儿,一群佬小抬着藤榻、提着水烟筒、端着紫砂壶,前呼后拥着大叔阿爹出场。他在场中央落座后,照例是“呼噜噜呼噜噜”地抽上一泡水烟。此时,我们忙着去点燃漫烟堆,待呛人的烟火味夹杂着沁人的水烟味笼罩时,大叔阿爹将折扇“啪”地一声展开,全场肃静,静听说书。【原创】22—1。夏晚听书(上) - 鸿山村野 - 百步之内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