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39、棺材潭鱼事  

2014-08-02 05:36:52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四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大跃进”年代,无锡市到无锡县甘露公社之间修筑了一条公路,刚完成土方,由于三年困难阶段的接踵而至,此路成了半拉子工程,在我队与三家村队的接壤处也由此留下了一个取土坑。

在我们水乡,凹凼中积水只要百日不干枯,哪怕是一小泓,都会有鱼虾等水生物游弋其间。于是,平日里,那取土坑成了我们的游泳池和垂钓地。到了1970年代,为了多打粮食支援世界革命,我们那里大搞整田平地以扩大粮田种植面积。在此过程中,将列祖列宗都从坟墓中请了出来,“枯木朽株齐努力”嘛,这不,生辣的棺木都去作了建材。那些腐烂的棺木、生锈的铁钉、朽蚀的骨殖,僵硬的石灰都丢弃到取土坑,还有几具干尸也扔了进去,那坑也总算有了个大名——棺材潭。

此后,我们再也不去那游泳、垂钓了,那鱼钓给谁吃?一想到心中就发腻。没有了人为的干涉,棺材潭的鱼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,这或许是丢弃的物品孳生出的微生物填补了它们食物链的空缺。尽管不去捕鱼,我每每去割猪草时,总会到棺材潭边凝视鱼们游弋、觅食。直到有一天来了一群东头人(我们对东面苏州人的称呼),才打破了我们的生活秩序。

种植双季稻时,每临春季,我们都会去苏州地面割猪草羊草兔草,而到“三抢”结束时,东头人必然会到我们这里来割积肥草,这也算是互通有无,按时髦话就是双赢。那些东头人特别能吃苦,他们头戴斗笠,脚穿草鞋,腰系有地方特色的缀饰花纹的土布围巾,将我们不齿的割人藤、臭花娘子草之类统统一扫而光。有一天中午,我和大龙正在棺材潭附近割草,突然来了一群东头人,见到潭边的芦苇、野茭白,喜得眼睛都发绿了。我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们割就割吧,千万别发现潭中的鱼。但偏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一个脖子上系块印有“奖”字白毛巾的小伙子惊喜地大叫:“水里有鱼!”东头人闻声就一个个跳入水中,用竹篮子捕兜。

我见状出于本能想跟他们说水中有棺材钉,此时大龙向我眨眨眼,我马上反应过来,对!不能跟他们实说,谁让他们来捣乱。不一会儿,白花花的鲢鱼、鲫鱼都进了东头人的竹篮,令我们既眼红又愤怒的是他们居然捉到了膘肥体壮的草鱼。我们要是早知有这么大的鱼,说什么也要来钓,就是去卖了也是一笔小横财。想到此,我更坚定了不与他们说实话的决心,甚至希望棺材钉能像鱼雷般精准地找到他们的足迹。突然,有人用竹篮兜到了一个骷髅,他问我这里是坟地吗?我脱口而出:“不是,是……”我本想说是棺材潭,话到嘴边转而醒悟,就改口说:“是马路沟。”眼见岸上的鱼一条一条多起来,我心中咒骂着那些不显灵的死鬼。正当我胡思乱想时,听到有人哎哟一声大叫,我赶紧回头一看,那围白毛巾的小伙子已跌坐在地,呲牙咧嘴地用双手抱着小腿。众人帮他洗去污泥一看,脚底触到了一只两头尖的棺材钉。望着殷红殷红的鲜血,一股寒意从我的尾闾部直向脑门冲去,我那嫉妒之心随之不翼而飞。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说当心破伤风,赶快送医院。有人问我医院在哪里?我将草篮扔给大龙,对他们说:“跟我跑。”

当到达鸿声卫生院时,那队长模样的人对我说:“小朋友,谢谢你!”我听后,那颗原已快平复的心又剧烈跳动起来,那棺材钉仿佛扎在了我的心头。

一晃许多年过去了,许多事早已忘却,但那件事我始终记在心中,我常常为当时的小孩子心性深感自责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