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泾里支祭祖典礼  

2014-08-04 09:38:00|  分类: 《顾氏文化》选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作者:顾心佩

    我今年88岁了,离开故乡无锡张泾桥(旧称泾里)也已几十年了,但儿时祭祖典礼的景象仍历历在目。说起祭祖,还得先从祠堂开始。

    泾里顾氏宗祠五开间门面,门前有两个石台阶,台阶后是木栅门,木栅门平时关着,

门中间有个像圆台大的木板,是里面装门锁用的,过半间屋才是大门,大门两旁有对石狮子,门槛是活络的高门槛。进门两边是轿厅,供停轿用的。大门与二门间有过道,不走水路,过道两边有长长的木凳,供轿夫等人休息之用。整个宗祠范围很大。东面有花厅、餐厅、厨房、储藏室和看祠堂人的住房,其南墙与祠堂大门一样齐,单独有门。花厅楼上有房间和议事的地方,储藏室主要放置祭祀用的桌、椅、碗、筷、壶、盅、箱笼等物品。;西面是个小院子,基本是荒芜的,只有看祠堂的人种些菜,还有个很简陋的厕所。北边是河流,南面是草坪。

    二门是活络的高门槛,两扇厚实的黑漆大门,每扇门上画一个比真人还大的身穿大红袍手执牙笏的天官,左面的天官是左手执牙笏,右面的天官是右手执牙笏,相向而立,既慈祥又威严。平时门关着,小孩到此,不敢往里窥。进二门经天井直通大厅。二门里天井周围是又高又宽又长的回廊。回廊与天井之间有雕花栏杆隔着,木拦杆很高,可扶不可坐更不能跨,主要是回廊地面与天井地面不在同一水平面,为安全考虑而设置。二门外两边天井里有两棵高大的桂花树。

    记得那次祭祖好像是1940年,那年我仅十四五岁。那时张泾顾氏五世同堂,第一代有五个叔公,有的病卧在床,有的不在泾里,仅一二人能参加祭祀,也已不能主事。泾里长房族兄顾焕章、字慰军,时任张泾区区长。慰军与我年龄相差近四十岁,但都属第三代。此时的他威风显赫,权倾全区,由他出来领衔主祭,谁不推让,谁不恭维。记得慰军穿着全新的长袍马挂,大腹便便,仪态端庄,彬彬有礼,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仪式开始前,先讲一下现场情况:高大宽敞的五间大厅,地面清水方砖光滑无尘,靠北墙正中是一个很大的暖阁,用清水方砖砌的座坛,半个八角型,约有三四尺高。座坛四角有八根柱,上面顶着飞檐翘角,漆粉镀金的屋顶,庄严肃穆。大厅东西两壁各有如此规格的暖阁。正中暖阁中挂着泾里始祖南野公穿红袍的坐像;东面暖阁中右是泾田公的神像,左是泾白公的神像,两幅神像都穿蓝袍;西面暖阁中左是泾阳公的神像,右是泾凡公的神像,两幅神像都穿红袍。红袍是官服是皇上赐的,蓝袍是民服是百姓制的。我曾听我父亲晴初先生说:泾阳(宪成)泾凡(允成)成名了,两个哥哥还没有大名怎么办,也许是后人提议,老大是田舍翁就叫泾田,老二是弹花匠就叫泾白。父亲还告诉我说:仅尚宝公允成一张神像是古时传下来的是真蹟(现存藏在东林书院),其余神像的面容是照尚宝公像略加修改而成的,所以大同小异。我父亲是画喜神的所以知此事,但不知他是否参与了画像。座坛前有很大的供桌,上面陈列着供品,前面还有一

张两端翘角的供案,是摆香炉蜡尖的。东西两

边座坛前陈设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祭典即将开始,主祭人和各执事各就各位。其余的人站在主祭人背后约二米的地方,

把五间大厅前半部及前轩(大厅前面接出去的地方)挤得满满当当,排列有序的人们都向前看着听着……司仪高喊:祭典开始,各就各位。……主祭人站中间供案前,副主祭人站东西两边供案前,开始:奏乐……朗读祭文:……伏维尚飨!……初上香…初献爵(献

爵就是敬酒,爵是青铜制的酒器。有流、柱、鋬和三足)……初叩首……再上香……再献爵……再叩首……三上香……三献爵……三叩首。每喊一个内容,主、副主祭和执事们都要按规定动作毕恭毕敬完成。一时间喇叭声香烛味绕梁三匝。随着司仪一声:归班。主祭人转过身来朝前走几步面对天井,其余人丁不分贫富(俗话:蓑衣叔叔,辈份不落)按照辈份向两边回廊退下排好,一齐面向天井,司仪高喊:一鞠躬、再鞠躬、三鞠躬时,大家都遵命鞠着躬。当宣告祭典结束,大家如释重负,都高高兴兴地往花厅和餐厅里跑,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通往花厅、餐厅有好几条路,主要是二门外东面的门;泾白公暖阁南面的券门;还有看祠堂人家的门也是整天开的,有备廊直通花厅。花厅与餐厅间隔着天井,天井有假山花木周边铺着鹅卵石,两边有走廊,花厅餐厅都是很大的,各可放几十桌,人们先坐餐厅,坐满了再坐花厅里,花厅里坐的都是有身份的和晚来的,小孩一般都在餐厅里,那年有些小姑娘也来就餐了,以前女孩是不能参加的。

春秋祭祀一般是每次三天,开祠堂祭祖的一天是正日,中午饭菜比较好,所以能去的都去。其余二天是乘船去上舍、板桥等地,祭祠扫祖墓。酒水饭菜都是船上用箱笼带去的。每条船大约坐二十多人,都是青壮年和十几岁的青少年,由年长的负责领队,我也跟着去过一次。

解放后,祠堂部分做了粮食仓库,花厅部分做了区政府办公室。1949年8月我和陆某、顾某还到花厅楼上见过当时的区长王以惠同志,与他一起研究工作。以后我长期离泾,情况就不了解了。听说后来区政府迁出后,祠堂改为泾皋中学了。我久有写祭祖事的想法,今终于付诸文字,可以让大家特别是青年人知道往日祭祖的情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