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54、我与石韫玉的往事之二  

2014-09-27 09:40:59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六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博友温文馨语 :一层薄薄的纸使这种关系更具魅力和生命力。有距离才有美感;有距离才能欣赏;有距离才能永远。只有理性的男人;只有聪慧的女人,才配拥有这份情意。 

此后,信件成为维系我们情感交流的平台,我们在信中臧否人物,漫谈人生,互学互励,互坦心结。

石韫玉回家后发现了匿于书中的钱,她在信中说:“钱对我来说,并不意味着什么,但您的一片诚心倒值得我欣慰,您真诚希望我多学到知识,我还有什么可说呢?从内心讲,我衷心感谢你,能得到您的帮助和理解,我感到万分荣幸,但从某种角度上讲,我是无法接收这种恩赐的,尽管您不认为,可这种心理我还是存在的,不怕您生气,妈妈竟然问我他会不会有什么用意?我告诉她,以您以往对我的诚心,不会有何用意的,再者信上不是写明让我购书吗!顾会计,试想从母亲这样通情达理的人口中讲出此言,可见世俗偏见之深”。她又谈到回家后,好多人给她提亲,她伯母更是“好像我不出嫁耽误她什么权利似的”,为了摆脱这些烦恼事,她托我在无锡马山找份工作(我曾讲过马山是个好地方)。最后,她还明知故问:“对了,从您信中有这么一句,不甚理解,望请答复,呶,就是这句:‘我托你找一位对文学感兴趣的异性朋友,双方保持通信关系,共同探讨人生,交流思想’”。其实,我俩都心有灵犀,她不是感慨“人生难得一知己”嘛。

对于她的敞开心扉,我也报之以李,向她谈了我的身世,我的恋爱,我写道:“十年浩劫,由于父亲、姐姐的关系,我被剥夺了读高中上大学的良机……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,但可悲的是:她的父亲就是领公安部门来捉我父亲的人。一场悲剧可想而知,她曾死死地哭倒在我身上,我是个懦夫,我害怕世俗,我没敢动她一根毫毛,我们终于抱恨终身。失学、失恋——人生的二大打击,使我差点想不开,是谁救了我呢?是书”!我将书喻为救命恩人,是想让她从心理上接受我的钱。

看了我的信后,她对我的不幸深表同情,又说:“你能吐露心腹之言,这是我没想到的”。以心换心,我俩从此以兄妹相称。义妹说:“由于习惯这样称呼你(顾会计),一时还真适应不了,望容缓”。她在信中跟我说:“姨夫给我介绍了一个朋友,我约他几次他都没空,不约了他却找上门来。我给他写信他又不回复。他想依仗家财让我答应这门亲事,真是可笑。到了这个年龄虽然有点让人生畏,但我是不会轻易作出决定的。唉!现在可是青黄不接时期”。我只能在信中劝慰她,碰到有眼缘的,就不要错失良机。

对于女人来说,总免不了遭受性骚扰,义妹在912日的信中说:“我的顶头上司似乎聪明过人,所以在聪明人手下工作,不得不留神,你说是不是。不过,看他酒后那种模样,实令人可笑、可恨,真是鲜明对比。想像不出有些中层干部特别是一些很有权力的人,在社会上都很有一手。前一段时间,遇到真不算少,我想,荷花尚能出污泥而不染,何况美玉无瑕呢”。

对于她的提问,我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在向她讲了一些如何守身的方法后,又给她鼓气:“我相信你是会认真处理好工作单位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的,因为这块顽石是女娲补天时遗留掉的,她不止经历了五百年沧桑;而是经历了几世几劫的磨炼了,她自有火眼金睛辩真伪”。

我当时正在构思小说《白荷花》,就向她提出:“琼妹,我很想了解当代青年的情况,诸如对待社交、风俗、开放、长辈、婚姻等方面的态度;他们崇拜什么?向往什么、厌恶什么、我需要的是内心的表白”。义妹在信中向我讲了不少可资采用的素材。后来,我还将《白荷花》寄给她征求意见,当向她索回时,妹妹向哥哥撒娇:“您不来信催,我也准备寄回的,毕竟我没这个胆量,留下她。再说假如耽搁了您改稿的好机会,我不是罪加一等吗”?

1989年秋天,我妻子身体欠佳,根据医嘱需要服用刺猬皮,因本地买不到,我就求助于义妹。她来信说:“知道嫂嫂身体不佳,甚为挂念,怎奈大江涛涛,声弱如丝有爱难慰,能听到吗?……我走问几家药店,希望却总有的”。不久,她立即委托在无锡打工的邻居带给了我。但好事多磨,我没有收到义妹给我的信,按她的调侃说法是此信有“外遇”了。义妹又只能重新托人带到无锡东风织布厂,我终于按图索骥取到了货。当然不能对妻子说是托石韫玉买的,因为以前她见过义妹写给我的信,不久前还问我:那“九节半”(石韫玉因工伤截指)有信吗?听到这种称呼,我就知道不能实话实说了。还是女人知女人,义妹评价得对:“其实,女人的心该有多细,多疑哟”。

翌年的14日,义妹在信中写道:“这些天,我也很苦恼,在蒲西工作时,朋友为我介绍了位对象。职业是教师,人很一般,了解也很少,但是我却比较羡慕他的工作和人才的,以某些方面来说,我还是不满意。但他也不清楚我的工作和情况,曾经问过我的工作,可是我却没有直接告诉他我在厂里的待遇。为此我很心慌,担心一旦他知道了一切,也许就该结束这场没头尾的缘分,到那时我会觉到我太委屈了,所以我很被动。前几天接到他的一封信,回信后还没有收到他的来信,总之我很不安,可是向谁诉说呢?

虽然二十六岁是不小了,但我还有选择的自由,对吗?为此,有时我也像你一样做些奇怪的梦,毕竟不是现实呀,无奈的思绪”。

我在给她回信中说:“琼妹!从来信得知你正与一位老师在谈,这很好嘛。但你这样诚实的人为什么不敢对他说明白自己的工种?令我费解。要知道不管是爱情抑或友情,赤诚相待是第一重要的。我认为你找个老师是比较合适的,也许会更多一些共同语言,你呢,也能学到更多的知识”。

或许义妹听从了我的话,她在329日的信中告诉我,她已与那老师订婚了。因为未婚夫工作不到半年父亲就去世了,所以家庭负担较重。而她又根本没有积蓄的习惯,所以仪式很简单。父母为此顾虑重重,嫌对方家庭条件差,貌不出众,讲不起排场,也就是说满足不了他们的虚荣心。她感叹道:“据传曾经是南通市教育学院的高材生,今天却是社会上的劣等角色”。

这年的118日,义妹在信中(最后一封信)说:“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已定于九一年元旦举行婚礼,欢迎你们全家前来同喜……前一段时间,就准备给你写信,但一直未能实现……我已远不是从前那个不擅说笑的我,只是现在多一个知己,那么以前的就不存在了”。

收到她的信,我如释重负,但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,我在回信中写道:“这两年多来,我心中总在编结着一个梦,如今,总算织完了最后一针,‘妹妹你大胆地朝前走……’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