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77、我所接触的税务管理人员  

2015-06-30 20:54:09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八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1996年,我将巩利副食品公司注销后,挂靠到我村的集体企业名下,改名为锡山市鸿利焊管厂无锡经营部。因我朋友竹明任村支书,可以不用上交管理费。

从此,我与税务部门打起了交道。我经营部的税务专管员叫阿斌。他属于好打交道一类的,你送礼给他他不拒,不送给他他不讨。他说过的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,他说:“与有关部门打交道,你只要将礼送给其中的一个人就可以了,他会帮你疏通关系。因为谁都知道谁谁是谁的关系户,只是心照不宣而已。假如你给每个人都送礼,那等于白送,临到有事,谁也不会真心出力。因为出力的人会被同事们误认为收礼最多。”

记得有一年,稽查局来查帐,发现我有偷漏税,要补税后再处罚。我吓坏了,心想,我一年才几十万销售,能逃多少税。人家大户有的是,为什么偏偏找我?他们真是专拣鼻子上没有汗的欺。于是,我连忙去找阿斌帮忙。他听后,对我说没事的,我去叫那些人来吃一顿。席间,我又送了一些礼品,他们一抹嘴说:都是自己人,只要补交完税就行了。

负责审核税务报表的叫阿华,他是工农兵大学生。此人就不同了,我经常见到送报表的人随手夹给他一包紫南京香烟,无奈之下,我也只能如此做,免得惹毛他后,让你去重做报表。有一年春节前,他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,我知其用意,上门送了一份礼。阿斌是看不起阿华的,说他是:骚胚。阿斌讲过这样一件事:有一次,一位来交报表的女性长得细皮白肉,阿华趁机抓住她的手,边抚摸边说:倪格手竟白嘚,倪格手竟白嘚!那女子不卖他的帐,边大声惊叫边骂他。弄得阿华很尴尬,最后,还是局里的领导来打了圆场,事态才算平息。我见过阿华的老婆,她是美人儿,又在锡山市机关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但家花总不及野花香。

征收我们职教中心小卖部税的是两个人,负责国税的叫阿林,负责地税的叫阿龙,其实这两人都是没有编制的协管员。他们两人,照理是阿林为主,阿龙为辅,事实上,阿龙比阿林厉害,他是将权力用得镂空的人。他深知学校小卖部是个稳赚钱的地方,而往往没有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证,承包者因有这软肋,所以都宁肯花钱消灾,不愿惹火烧身。

他们第一次来到我店里,阿龙一本正经的样子,给我们算算学生数量,再算算营业额后,他说一年要交上万元的税。我与另一爿店的尚老板傻了眼,连忙请他们吃饭,席间,我看到油头粉面、红白团窜的阿龙,一双眯花眼直勾侍立在旁的女服务员。我就与小尚商量,等他们酒足饭饱后,领他们到我朋友的发廊去洗头。到了发廊,我请朋友安排小姐来洗头、敲背、打扑克,他们一直玩到日落西山,还恋恋不舍。

几次交往后,阿龙邀我们到他家去吃饭,我们明知山有虎,但也只能偏向虎山行。席间菜虽丰盛,但是不敢多动筷子的,只能聆听他吹嘘其辉煌的历史。我们的事也在酒桌上定好了,每月上交300元。后来,阿龙来收税时,向我与小尚各借了2000元钱。再后来,阿龙按此法伸向辖区内的不少商店。终于,有人写了举报信,阿龙被辞退了,我们借出的钱在税务局领导的干预下,总算没有肉骨头打狗。

此后,国税地税都由阿林一个人征收,他拿去的钱从来不开收据,不知落入了谁的腰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