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步之内

世间不缺行者;世间不缺芳草,在人生的角度找到正确方位,迈开腿,芳草定在百步之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79、絮言房客  

2015-09-04 12:45:20|  分类: 人生实录第八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经过商海十年拼搏,我由房西变成了房东,其间,租住我房子的房客绝大部分是安分守己的,也有些房客有点过分。

2006年,经中介所介绍,我将风雷新村的房子租给了一位姓周的姑娘,她是江阴人。开始我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,后来,我去收取房租时,见她衣着暴露,就怀疑她是做皮肉生意的。一次,周对我说了不少与她合租的女孩的坏话,主要是说那女孩当坐台小姐,我暗思:你也好不到哪里去,物以类聚嘛。后来,那合租女孩搬走了,新来的女孩叫小白,她是山东人。一次,我见她在摆弄一些物件,她说这是吸毒工具,她以前曾推销过。不久,小周因与小白不合就搬走了,临走她又介绍一位小姐妹来续租。

我那房子因年久失修管道老化,经常漏水,所以我决意将房子卖掉。我事先通知了小白,让她到期搬走。一天晚上,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,自称是与小白合租的,他约我见面,并责问我为何不租了。岂有此理,我的房子要卖掉了,为何还租。第二天,我赶到风雷新村,见到了那位男子。此人年约三十。我将我的理由说了,他也谈了一些具体困难,例如房屋一时难寻。又说他刚入住到这里,已告知了朋友们,现又突然搬走,面子上搁不下去。在谈话中,我听他的无锡话带有锡东口音,我就用锡东口音问他是哪里人?他说他是某镇人,我也实说自己是鸿声人。他说既然是老乡,那就说实话吧,他叫陈明(我怀疑不是真名),是黑道上的人,本想威胁我后让他继续租下去。于是我就讲自己以前的历史,又举了一些王八蛋的名字。他听得蛮有兴趣,最后说你只是知黑,与黑社会打交道而已。最后,我们越谈距离越近。谈来谈去,小陈还是说房子难找,要慢慢去寻。我倒发急了,因为房子已卖掉,如延期交房,是要付违约金的。但我又不能告诉他,以防他以此要挟。我说既是老乡,我去帮你寻寻房子吧。他只能说蛮好,但一定要风雷新村的房子。

那段时间,我奔波于中介公司,寻找合适的房源。约一个星期后,我果然找到了一套合适的房子。但小陈仍不相信我将房子卖掉了,我没法只得将售房协议给他看,他还将信将疑。最后,他记下了买房人小李的名字,说到他工作单位去查查是否有此人。几天后,小陈告诉我说已查到了。他准备与小李谈谈,让他过段日子再来取房,也不准收违约金。他如不听话,就教训教训他。我怕事情闹大,就向小陈说了不少好话,让他看我的面子,放小李一马。他思考良久,才答应去看房。经实地察看,那房子条件还可以,小陈总算租了下来。到中介付定金时,小陈说没带钱,于是我替他付了500元定金。几天后,小陈搬走了。但小白赖着不走,称没人替她搬家。我只得叫了辆三轮车,替她付了50元搬家费,才将她打发走。

小陈搬走后,我曾去他那里聊过几次天,我的目的是想讨要500元钱。有一次去时,小陈正与一位朋友在交谈,不一会儿,那朋友走了,我见桌上有一只杯状物品,还有根管子连接。小陈见我好奇,就说那人是老板,他吸的是兴奋剂(我怀疑是毒品),现在是去找小姐了。

说到此话题,小陈又问我锡城哪里的小姐最高档,我怎么会知道。他说是站前广场,到半夜时分,又年轻又漂亮的小姐们陪着老板享受灯红酒绿。小陈问我是否有兴趣,他可带我去开开眼界,那种地方我当然不敢去。小陈又讲中南路上的发廊最多,而最便宜的小姐则是在菜花墩附近。小陈正津津有味地讲叙,他的女友不开心了。小陈连忙分辩,那些地方只是听别人讲而已,他从没去沾花惹草。

趁女友外出时,小陈又讲起小白,说她几年前还是站前广场一朵花,如今是人老珠黄了。其实,小白当时也不过25岁,但在交际场所已是残柳败絮了。小陈私下对我说,小白现在是认钱不认人,他的朋友来玩,经常被她拉去做交易。连他也多次被小白拉入房间,但他不要此贱货。

在以前的交谈中,小陈知道我开烟酒店,提出到我店里去看看。我推说老婆不好惹,小陈就再没提过。我每次去,小陈总是先打招呼:最近手头紧,那钱过段时间一定还给你。后来我觉得那钱没有希望了,就再也没与小陈联系过。

另一位房客叫徐龙,租住在我老家鸿泰苑车库,他是后宅人,年约40左右,人骑豪华摩托,臂纹舞爪金龙,据说是做生意的。第一年,他付房租较爽快,我母亲每次去,他都主动付清。第二年就往往要拖一两个月再付。一晃三年过去了,已是2009年,我考虑到母亲年事已高,晚上去收房租有危险性。我就与小伙伴石民串通好,说此车库已卖给他了,让徐龙搬走。因我那车库地处僻静,徐龙又与邻居关系融洽,我远在锡城,平日不去干扰。所以,他与姘妇居住在那很安逸,没有正当理由他是不会搬走的。事实正是如此,当我在电话中告知徐龙,房子已卖掉,请他另去找地方时,他只是嘴上答应,却迟迟没有行动。被我催急时,徐龙竟让我到乡下来,要在后宅与我“较量较量”。

面对此等小王八,我只能“往而不来,非礼也”。于是,我打电话给亲戚,让她去与派出所打招呼。她了解情况后说不用派出所出场,我去叫几个小青头就可以了。我将徐龙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她,并关照不准打人。第二天,徐龙破天荒地打电话给我,说过几天就搬走,到时通知我去拿房租。几天后,这小子招呼也没打就搬走了,当我问他拿房租时,他在电话中推说过段时间。以后我再去电话,徐龙接也不接,被他赖掉500元房租。

春合苑的房子我最初租给一位叫玉红的外地人。几个月后,东亭柏庄派出所通知我去,我百思不得其解,找我有什么事?到了派出所,负责接待我的民警问我春合苑是否有房子,我说有的。他又问我是租给谁的,我说房西叫玉红。民警责问我,房子出租为啥不到派出所来备案?我说不知道此规定。

那民警顿了顿,厉声责问我:你知道她是贩毒的吗?

我一震,我怎么会知她是毒贩呢?……

民警告诉我,他们夫妇俩将我的出租房作为藏毒窝点,现已抓起来了。你是房东,有连带责任。我心中一慌,只能说我亲戚某某在你们所里工作。那人口气才缓和些,将房屋钥匙给我,关照我下次出租房子一定要去备案。我诺诺告退。

我到春合苑一看,房间已翻得一塌糊涂,隔板、床板隔层都已撬开。几天后,玉红的朋友打电话给我,要退押金。当时我完全有理由拒付,因为我的家具损坏了,但最终我还是将押金退给了玉红的朋友。

此后,我出租房子时吸取了教训,一般是租给有根有胚的务工人员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